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

[Jan. 28, Brooklyn, NY] J. 那個讓我暈船的大叔

"... I don't know what to say! You're not 21. I can't take you to bars." 大叔欲言又止,笑了笑。

總要有人說出那句話的。
"So, do you want to play?" 我總算開口,不然就要很尷尬繼續坐在星巴克了。
"Do you?"
"Yes."
"Then let's go."
我們起身穿外套,隔壁桌的中年男子皺著眉頭,難以置信地看著我。
Yes, I'm a slut. So what?(笑)

J大叔的道具們
簡單熱臀,大概知道我的耐痛度後,把左下四種工具都試過了一遍,還有一個沉沉的散鞭。

雙腿呈M字腿打開,散鞭「唰——唰——」地打在pussy與大腿內側,我將身體微微蜷曲。
"Chin up."
他將我的下巴向上推,口中咬著的clover nipple clamps鏈子狠狠拉緊,乳頭傳來一陣刺痛。

他坐在床緣,我半身趴在床上靠著。
"Your feet leave the floor and you get the loop!" 他隨即瘋狂搔癢我。
我掙扎、哀嚎、扭曲著,腳一不小心離開地面,他就拿起橡膠loop猛抽。
疼痛與癢並進總是最難以忍受,同時又難以抗拒地喜愛。

2 則留言: